逆光

【士金/言金】英雄王は恋をしない!- first night-(序章1)

原作者:憩

ID:1920213

原文地址: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6080531

章节:02 03 04 05 06 07

注:找憩太太要过授权但是一直没等到太太的回信,看了一下太太好像2017年5月起终止活动了,无授权翻译侵删。


*****************************************************************************


结束了。

 

手中的双剑已然消失。将英雄王逼至绝境的武器像是感觉到了我已经安心了一样消逝在空中。

“啊──糟糕”

瞬间、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气。逼迫自己忘却疲劳,去使用超过自己身体负荷的武器,一旦放松下来就全都蜂涌上来了。

大概超越所谓的极限过于顺利,纷涌而上的疲劳感夺取了体内所有的力气。刚才还能拿起数百把剑的手臂变得越来越沉重,现在已经连双筷子都提不起来了。实际只不到三十分钟的生死战,但是疲劳程度却可以用从出生以来一直持续不断地在战斗来形容,颇具充实感。

 

是的──终于结束了。我、胜利了。

 

黑红的天空正在迅速变回它本来的颜色。金黄色的黎明之光从被圣杯那令人生厌的瘴气所污染的天空中洒下来。这和刚才所见的闪光类似。……不会有错,saber完成了使命,将圣杯摧毁了。

两周前开始的圣杯战争。多半是被卷入其中而开始的生死战以saber的圣剑和我的无限剑制宣告结束。以摧毁圣杯和打到英雄王的形式拉下帷幕。

远坂没事吧。

尽管很想立刻去确认她有没有事,但是身体积累的疲劳迫使我不能如此。就在刚才还以人类之躯与世界最古的英雄王吉尔伽美什对战,现在残存着能够感受到疲劳的心脏和身体已经是万幸了。

远坂她一定不会有事的,毕竟她是远坂凛,而且saber也和她一起行动现在一定还是活蹦乱跳的样子。

所以、现在。

不得不考虑的事情正在从大脑中迅速消失。之前还抱着赌上性命也绝对不能输的心态去迎战那个桀骜不驯的英雄王,而他却突然被出现在他身上的黑洞所吞噬。虽然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东西,但是满是疲惫的我得出的结论是这算胜利了吧。

结束了。

意识越发模糊。多亏了saber毫无迷茫地挥剑斩下,远坂也好,慎二也好肯定都得救了吧。那么这场战争我的任务也算完成了。这场战争中应所救之物已全部得到拯救。

──只有一个人。无法拯救作为英灵的saber。

对此懊悔的心情像是在心头开了个小孔。但是,最后她回过头来对我说到“士郎、是我的master。”看着她澄净的表情,心中的小孔瞬间就被堵上了。

所以现在、就像这样。

呼、地喘到一半气的时候。

 

“什──”

 

突然、手臂上传来如同被蛇缠绕一样沉重的触感。我睁开眼睛,发现手臂上缠绕着一条锁链,顿时全身警铃大作。

黑洞。锁链是从那个吞噬吉尔伽美什的黑色洞穴内伸展出来的,那么锁链的主人可想而知。

“唔──那边那个缺陷品。同样是Servant的话是无法成为核心的连这都不知道吗…!”

“你这家伙……!”

这令人生厌的声音和黑洞内的身影一起显现了出来。

英雄王吉尔伽美什。拥有光彩夺目的金发和似乎能一眼看穿人心底般诅咒的红瞳。然而往常一直看起来游刃有余的红色双眼如今却略显紧张地怒视着我。之后便注意到了。他身体的有些地方,像是被黑暗侵蚀掉了一样,撕裂般的黑色。

 

不寒而栗。

那个孔会将吞噬的东西都溶解。就算是servant也是如此。被那个东西吞噬掉的话 ── 一定会死。

“可、这个……!”

吉尔伽美什的锁链将我拉至孔的边缘、惊人的力量和痛感一起侵入我的手臂。深灰色的锁链像是将祭品捆绑在岩石上的枷锁一般重重缠绕在手臂上无法挣脱。那条连berserker的自由都能夺去的锁链、应该是无法轻易挣开的。不行的,这具过度消耗的身体是无法挣开的…!

 

“可恶、想拉我陪葬吗……!”

“蠢货、我可没打算死……!”

对于我所说的话,吉尔伽美什怒目而视地朝我嘶吼道。

这任意妄为的家伙还对这个世界有所迷恋吗!即使周身被溶解而变得残破不堪,吉尔伽美什依旧用一副盛气凌人的口气嘶吼着。

“站稳了小鬼、在我回到那里之前!”

而且都这时候了还说出这种大王一样的话…!

“啊──可、不好、”

但是、锁链逐渐地将我拉近。可恶,这样下去不行。都到了这一步了难道就这么去死吗…!

然而不管我如何抵抗,锁链依然纹丝不动。虽然我使劲站住,但是总觉得脚下的地面正在逐渐消失,洞穴变得更加巨大了。正在逐渐接近。

开什么玩笑、我可不想和那家伙一起死。但是就现在这样坚持住了的话,等那家伙回到地面……!

目不转睛注视着我的红色双瞳中潜藏着强烈的杀气。那家伙要是回到地面的话,一定会怒火中烧,将打伤他的我大卸八块吧。远坂和慎二也会被波及到难以幸免。

── 不过、用我这过度消耗的身体能做到吗。

身体各处被溶解。像是残缺的雕像一样,端丽的姿容正在被残忍的黑色虫子所咬食。而侵蚀着他的黑暗,确实从吉尔伽美什那里汲取到了魔力。并不是正确的理解到了那个黑暗的本体是什么。但是那个孔和境内的黑泥性质是相同的。那里面存储这大量的泥。……刚才这家伙所说的黑泥,连Servant都无法忍耐的话……

 

被黑暗所溶解着、即使这样吉尔伽美什也想留在这个世上并因此而用锁链紧紧地缠绕着我用力地拉扯着。洁白的额头上渗出了汗、脸也极尽扭曲,全然没有平时的从容而是一副拼命的神色。

 

这个样子、总觉得、不能放任不管。

── 笨蛋、在想什么。太累了以至于脑袋短路了吗!

不由自主地对自己的想法斥责起来。为什么会对刚才还准备杀死的Servant同情心泛滥起来啊。冷静点。

虽然只是一瞬间但现实是必须要做出选择的。逐渐被拉近的身体。顽强盘踞在手臂上的锁链。想要活下去的吉尔伽美什挣扎的表情。

此刻我有──

 

三个选项。

第一、一起掉进那个洞里被拉下去陪葬。

第二、使尽浑身解数站在这里直到那家伙用尽力气。

然后第三个选择是──

 

不禁意间,切嗣的脸庞闪现在我的脑内中。

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想起来。那个满是火红的光景。在那只剩下死亡的地狱、看见生还的我而笑中带泪的切嗣的笑颜。

从本应死去的未来拯救出来的生还的性命,他那看似幸福的笑脸不知为何扎根于心。

明明不该如此,但吉尔伽美什拼死般的神色不知不觉和那天的自己重叠了起来。

 

──嗯、一定会有办法的!

 

”什──!?“

 

这次轮到吉尔伽美什愕然了。被黑洞吞噬着的家伙目瞪口呆地看着我用双手拉动缠绕在手臂上的锁链。想来也是。要是我的话也会这样。毕竟刚才还想杀死自己的人现在却这么做。

但是。

“你这家伙,在做什么…!?”

“想得救的话你也多少尽点力!还不想死吧!”

是的。不想死。这不用想也知道是理所当然的。就算是这个Sarvant原本也是活着的人,绝对不会想就这么死去的。确实这家伙刚才还想用不可理喻的手段来实现人类的毁灭。但是,就算嘲笑我愚蠢或者是伪善。

在我眼前寻求解救的那家伙,也绝不能放任不管。

“唔──唔、嗯!”

能感觉到拉住锁链的双臂内的毛细血管已经裂开。怎么这么重。是那个洞穴的原因吗、将吉尔伽美什卷入其中使其不能离开。如此强烈的想要得到他。那么,要解救他的话我也得堵上性命才行。与内里未知本体为何物的对手相搏光是想象就似乎让人心生怯意。但是既然我已经做出选择,那么就绝不会后退……!

“怎么可能、你疯了吗!”

像是忘记自身正在被黑暗所侵蚀一样,吉尔伽美什仇视着拉动锁链的我。

从那个洞穴里拽上来的时候,那家伙一定打算杀掉我吧。那么到那时候只要再将其作为对手打败他就好了。绝对不会让他杀了远坂和慎二,绝对不会让他杀害任何人。所以,我绝对不能输给他。

回忆起那个衣着红色外套的虚幻背影。

既已战胜他,那么我绝对要将我的理想贯彻到底。怎么能败给这种家伙…!

“你这家伙…!”

耳边响起咬牙切齿的声音。

吉尔伽美什用异常震怒的表情朝我嘶吼道

 

“不需要杂种来同情!”

 

突然就将缠绕在我手臂上解开了。

“──什”

然后就这样,他的身影瞬间被黑洞所吞噬。

拥有金石之坚般自尊心的英雄王即使把我作为踏板也想要活下去,却因为厌恶被人同情,将自己投入了那个进去必死无疑的洞穴。

“笨……”

这样的、自杀行为呈现在我眼前。

“笨蛋、快住手……!”

这双腿、绝不可能原地不动……!

已经没有时间去依样画葫芦思考他的想法了。我追寻着像猫的尾巴一样将要迅速消失在逐渐封闭的洞穴中的锁链,全力奔跑着。

让我抓住吧、抓住吧、抓住吧。

抓住吧──!

祈祷的同时,抓在手中的锁链顶端以惊人的引力拉扯着我的右手将我的身体一同拽入洞穴中。

 

身体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不知是周身那暗红的黑暗还是别的什么,蚀肌夺肉连骨头也一并吞噬了去。

这是什么。这是什么……!

褪去所有的躯壳,欲将名为卫宫士郎的灵魂这个存在溶解掉的这令人生厌的黑泥,到处充斥在洞穴中。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进入了人体内的食道一样,只有一种怪异的不快感。本应将锁链抓在手里的手臂已经消失了、别说是手臂了现在的我眼耳口鼻全无,但是不知为何只有我自己心里知道锁链依然在。

眼前呈现的只有黑暗,黑暗,和黑暗。只能是如此。像是要涂满体内的洞孔一般浓密的黑暗从周围无止境的扩散着。

──死亡──

只能收到这样的信号。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从四面八方扑来的难以呼吸的痛苦就像一种名为绝望的东西。

已经无法分辨我的肉体是否还存在。仅仅只是重复怨恨地念叨着的‘死亡’之声,像是要将我已被逼至悬崖边上的灵魂推下去,碾碎我想要活下去的欲望。

…果然没错。与那时候的黑泥是同一种东西、然而这里却充斥着惊人且庞大的容量。这样就能理解了。这是圣杯的内部。以慎二为核心在那个池子里展现出来的仅仅只是一小部分。因为失去了慎二这个容器,所以其内部的东西正在往外界溢出。

失去躯体的心脏不禁开始颤动起来。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团黑泥在出现的瞬间就能将地面上的人类的肉体全部杀死,像现在这样抽取灵魂。

那家伙说过。这是世间所有的恶。五十四亿的诅咒。原来说的是这个吗。这个。只剩下黑暗的绝望。纯粹只能等死的意思。

这是什么。这究竟是什么啊…!

无法理解此处发生的一切。即使如此我能够不受外界影响大概是因为没有忘记自己的目的吧。锁链还在。锁链仍旧牢牢地抓在我的手中,像是指引着前方的目的地一样我明白灰色的锁链依然存在着。因为它也是宝具,与其说是物质不如说是更接近于灵魂的存在吧。

然而它本应该存在的重量却荡然无存。

可恶──那家伙、放手了吗。

还是说、不得不放手。

黑暗之中。有的只是、不断坠落的感觉和怨恨的声音以及手中紧握的锁链的触感。我已经清楚地明白到肉体早已消失,在这里的只是拥有人形态的灵魂而已。这片黑暗中并没有感觉到吉尔伽美什的气息。周围的黑暗令人起鸡皮疙瘩,像是要舔舐一样蠢蠢欲动、却没有要对我的灵魂出手的意思。

简直就像是还有其他更美味的食物一样。黑泥完全无视了和锁链一起坠落的我。

是了、恐怕是、除了那家伙不会再有其他人了。人类最古的英雄王,人类无法比拟的半人半神的英雄王的灵魂,对它们来说是梦寐以求的食饵吧。

“可恶……!”

发出声了。大概只是想要发出而已。但是只要自己能认识到这点那么就还有救。那家伙在哪,那家伙在那呢。周围全是黑暗。无论哪里都在坠落。已经无法得知哪边是入口。也许每当我清楚地认识到这片领域不是能凭我一己之力能够想办法解决的时候,我也离独当一面的魔术师更进一步了吧。

……要是我就这样回不去的话、远坂一定会在那大骂我是笨蛋吧。Saber也会被惊到吧。就连那个家伙也会背对着我吐出“你的人生也好理想也好果然是没有任何价值的”这样的话吧。

不行,这样的事情绝对不能让它发生。

所以、怎么能死在这种鬼地方──!

仅靠誓死不放手得念想来想办法保全自己。被触及到就被剥夺性命的黑泥所包围,深深地,深深地,不知坠落到何处。

然而、就在此时、仿佛产生了在上升的错觉。

已经到达了底部。

这是个怪异的地方。

黑色的、像杯子一样的太阳正燃烧着。在这幽深的地下,看着这在深邃的黑暗中熊熊燃烧的块状物,内心的震憾不断涌上心头。

十年前。

烧毁市区的焰火。把一切从我身边夺去的东西,现在、就在我目所能及的高处熊熊燃烧着。

──正在被污染着。

这简直太过直观了。那已经、不是它原本的样子了。这并不是比喻,它确实是被不知名的肮脏事物所污染了。

就是它、杀死了所有人。

手中的锁链、忽然摇晃了一下。反射性地将锁链缠绕到手臂上,那黑色的太阳见无法将我吞噬,上方的黑泥开始猛烈攻击想要把它捣碎。已经完全被黑泥所侵蚀了吗?被太阳所触碰而已经快要到达极限了,幸亏锁链救了我。

这究竟、是什么。

然后我看见了吉尔伽美什──

他正怒视着黑色的太阳。我注意到往太阳的方向所延续的黑泥之路上,那个边缘有怪异的突起,仿佛是长在内脏里的肿瘤一样。隆起的那个东西似乎是想要蠕动一般在那里蠢蠢欲动。

在那里,我感觉到了它想要啃噬掉的那个闪耀的灵魂。

“啊──”

听见声音了。

“── 唔、嗯──”

是那家伙的声音。

他睁开双眼将目光投向这里。那是身为人类的我应该无法看见的东西。不过现在的我是只是一个魂魄的灵体,也许也能像Servant拥有的灵视一样看得见吧。

大量的黑泥之中,吉尔伽美什正在被无数的黑泥之手所侵犯着。

“啊──”

只剩下魂魄的吉尔伽美什依旧保持着人体的形态。肉身的话应该早已消融了,既然如此那么他的灵魂也是人类。和我一样,这家伙也是人类。周围覆盖而上的黑泥正在侵犯着他那被众神所祝福的炫目的金发和光洁的肌肤。

“嗯、啊……!”

从口中突入的黑色粗重的黑泥侵犯着他的喉咙。

“嗯──”

缠绕在腰身的触手挑弄着他那欺霜胜雪似的肌肤、湿漉漉地消融着他。粘在大腿内侧的黑泥宛如伸长的舌头,像是捕捉到了至高无上的猎物一般,不急不缓地舔舐着。

“嗯…唔──”

那是灵魂被啃噬所产生的剧痛。被数根黑色触手悬吊起来的英雄王此刻毫无办法只能任其消融。而这时黑泥的触手像是吃到了珍馐美味一样发出愉悦的赞叹将更多的黑泥倾覆到他身上。

没错。它们这是在啃噬灵魂。

“吉尔伽美什……!”

“──嗯、唔唔……”

在用锁链总算将自己悬吊起来的我面前,是被粗重的黑泥塞入口腔内而发出痛苦的闷哼声的吉尔伽美什。黑泥脉动似的跳跃着像是波浪拍打着海岸,每当此时那光洁的身体就会激烈地颤抖起来。是从内部吐出什么东西出来了吗?他像是没有注意到我的样子,红色的双眼牢牢紧闭着忍受着身体被啃食的痛苦。完美无缺的躯体被像毒蛇一样的黑泥交横绸缪着,那逐渐被吞食的样子简直就像是活祭品。

”呜、啊啊……“

渗入咽喉的黑泥不疾不徐地滑动着,那可怕的长度让人心生寒意。那看起来似乎能从口腔直达内脏的黑泥从他的口中探出,转而缠到他的腰肢上。薄而宽广的黑泥将及腰至下的部分整个覆盖,故意似的搔弄着。这场景像极了海葵捕食人鱼的时候。

“住、手──嗯”

身体跳动了一下。洁白如玉的肌肤上泛起的潮红,紧闭的眼角流出的泪水,紧咬牙关而渗出鲜血的嫣红色双唇,被不知为何物的黑泥所侵犯着的这种姿态,对于英雄王来说实在太过凄惨了。但是……也太过姿容卓绝。

“啊──嗯嗯──”

每当被什么东西刺激到而激烈挣扎摇晃时,金色的头发就会散乱开来。上下起伏的胸膛、紊乱的喘息、痛苦地挣扎着的闷哼声,在这片被黑暗所侵蚀的背景下有一个旖旎昳丽的活物。

不知为何心头泛起疼痛的感觉,不经意间咽了口口水装作自己没有感觉到刚才那股心疼的心情。

这些东西在啃食着吉尔伽美什。这家伙曾在爱因兹贝伦城堡里说过,Servant的灵魂是用来填充圣杯的祭品。那么,这些圣杯内部的黑泥,以Servant之力是绝对无法逃脱的。

正因为如此、Servant决不能触碰到这些黑泥。

我必须去救他。

但是、究竟该如何去救?

没有肉体的东西是无法将其带入我的固有结界的。没有办法了。

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但是……我必须得救他。

被大量黑泥侵犯却无计可施彷徨无措的他,就算是这样也没有屈服。想要活下去,怎么可以就这么死去,怎么能输给这种东西,他就这样一直挣扎着。即使体内体外被常人哪怕仅仅只是一秒也难以忍受的黑泥所侵蚀,他也依然保持着作为英雄王的骄傲,保持理性拼死挣扎抵抗着。

“嗯、呜、啊啊…!”

无论多么痛苦,多么屈辱,都想活下去。

这样的他我怎么能见死不救,怎么能置之不理。

若是没有奇迹发生的话、那就去创造奇迹…!


—— TBC ——


这CP冷到爆!好想求个大大翻译,不过全文加番外六七十万字,累死人的节奏2333333。只可惜自己日语渣看日语只能看个大概剧情,翻译大概十句九句是错的语文也是体育老师教的,憩太太的文写的很好,不过看日语真的好累。


 
评论(1)
热度(270)